资料专区

一把抓住跪在我面前捧着断腕惨嚎j哥的头发

点击量:198   时间:2020-06-05 04:38
正打闹着,一阵呼喝声传来我们顿时觉得不妙。“就是他们!”“一个也别让他们跑了!”我们回身望去“靠,死对头!是城西帮的!”虹彬大叫道:“兄弟们,扯呼~!”说着撒丫子就跑,我晕,后面狂追来十几个手持棒球棍的不良少年,我没想到那两个花痴男真的这么明目张胆的就敢找人堵我们,难道他们一点都不避讳的?看来是背景不简单,搞不好家里是搞黑社会的,这会可掉的大了!一时想了不了那么多,只有跟着三人向我们学院方向狂奔。nnd,太没面子了刚才我还放话放的那么帅现在却被人追。只要跑回我们学院少年帮派的势力范围,以三人组的面子,那边的少年帮派会出来拦阻的,所以我们现在只有向前狂奔。我边跑一边就非常奇怪,这两个死胖子明明都是一身颤动的肥肉,为什么跑起来飞快呢?以我最自信的速度也只和他们跑了个齐头,看来人的潜力是无限的,只要后面有人追泰森也能跑出世界短跑速度吧。“妈的!”虹彬咒骂一声停了下来,前面也出现了五六个狞笑的黄毛青年。虹彬和义杰义俊三人的脸色严峻了起来,刚才奔跑的时候对方已经将我们逐步逼迫到比较空旷人少的开阔地来,这样对人少的我们非常不利。这里是老住宅区拆迁的废弃工地,到处是断砖乱瓦生锈的钢筋一幅破败的模样,在这里被打死了短时间内也不会被人发现吧,前提是他们是否真的敢打死我们。象这种青少年不良帮派最多也就是伤人,说到杀人罪他们还是不敢乱犯的,毕竟还是在校的学生,几个比较狠一点的也就是他们帮会的头目吧,那种无业青年就没有这个顾虑了。看来今天一顿痛扁是跑不掉了。“操!一比五啊,真难搞!”虹彬狠狠往地上吐了口唾沫,摸起一块防火砖掂掂分量,他发狠的样子一点不象平时笑眯眯的公子哥。义俊把我拦在身后低声道:“等下开扁的时候找机会跑!打电话报警!这里我们拦着!”我惊诧的看着他,没想到这胖子还有这样一面,完全不象平时好色,贪吃,懒惰,不爱洗澡,巨爱蹭饭吃的他。我胸中涨涨的,感动的情绪让我有些热血沸腾,以前我要是有这样的好兄弟多好啊!那段不堪回首的年纪让我现在还记忆尤新。“55555~~”义杰突然哭起来,我们莫名其妙的看着他。他愁眉苦脸的道:“早知道我今天就不穿这件新衣服出来了,我刚买的勒~!”晕~众人皆倒~。靠~这个时候你个死胖子来给我假哭!对方好象一个小头目摸样的家伙狞笑着道:“小**,你们几个真不开眼,金少和方少想上那两个妞你们居然敢给老子乱搞?信不信老子废了你们??”转头对不知何时出现的两只花痴男道:“两位大少,就是这四个小鬼?”原来那两只花痴男姓方和姓金。嘴角青肿的金姓花痴男冷笑道:“就是他们,j哥等下不用留手!往死里给我打,打死了有我负责!”方姓花痴男满意的笑道:“今天帮忙的兄弟晚上的消费我全包了,保证你们嗨个过瘾!”众混混兴奋的叫好起来,j哥狞笑道:“有两位大少的话,我们也好办事,兄弟们听到了吧?等下卖力点,让新来的兄弟见见血长长胆!”义俊暗啐道:“妈的完全不把我们放在眼里!”“长你妈的个贼胆!”先动手的居然是半天没吭声的虹彬,一块板砖飞出去一声惨叫马上就先干掉一个,哇靠,下手真够狠的。一开始动手对方的将近二十人蜂拥而上,只有少数人在旁边守着防止我们逃跑,看来今天是绝对不能善了的!虹彬三人发疯般的冲入人群中,因为他们知道人数少的情况下如果不拼命就真的完蛋了。对方也被他们打起了火下手开始狠起来义俊肩膀上被砸了一棍子,他惨叫一声跌坐在地,如果不是虹彬护住他估计就被一群人狂殴在街前了,好在他皮糙肉厚,没受重伤马上站了起来用拣来的钢筋将刚才敲他的家伙打了个血流满面。我并没有和他们一起冲上去,我想不光虹彬他们三人以为我不能打,连对方都没将我放在眼里,向我围过来的只有四个人而已,毕竟我的外表看起来太过柔弱了一点,对他们产生不了什么威胁感。四个混混慢慢一边向我靠近过来一边还贱笑着道:“这小子细皮嫩肉的,比你马子长的还好,要不是我不喜欢男的,可以试试哦!”“听说男的也满有味道的,我想试试哦,难得碰到这样的极品!”我操,一群变态!我抽起身边垃圾堆里的一根一米多长的三角铁,扯下脖子上的围巾将手和它缠在一起,避免等下力道过大而脱手。他们看见我的动作不屑的笑着,我轻轻笑了起来差不多有一年的时间没有过这种感觉了,我兴奋的眼睛微微红了起来。※※※※※※※※※※感觉着手心里被三角铁磨破了的刺痛感觉,我抹了下流到眼睛里的血,一年没打过架身体变迟钝了,额头上被扫了一下,血顺着脸颊滴的到处都是,雪白的羽绒衣上溅的如同开满了朵朵梅花。冷笑着看了看地上惨叫的四个混混,手骨全部骨折,脑袋被三角铁来了一下估计会有个血窟窿,我有点神经质的笑起来,血腥的神情在我脸上显的怪异。j哥和花痴男很显然还没有注意到我这里的变动,这角落里的情况和多人混战的场面比起来根本不起眼,除了围观的几个混混已经抄家伙向我冲过来。混战中的三人已经多处受伤,但是三个人在跆拳道馆练了n久的身手却没有让他们落到下风,他们旁边已经躺下六七个混混了。原来刚开始和他们结交的时候他们还想说服我也去参加跆拳道馆的集训呢,如果我不是厌烦动手动脚估计也会和他们一样身手不错吧起码刚才脑袋上的一下就不用挨了。我绕过向我冲来的几个混混,向那最讨厌的三个家伙冲去,今天让你们知道城东“血太子”的名字并没有退色。“金少方少,那两个小妞听说长的骚媚的不的了?等两位享用完了是不是让兄弟我也喝口汤?”j哥淫笑道。花痴金得意的哈哈笑道:“那有什么问题!等老子狠狠的羞辱她们一番,你们想怎么样就可以!”j哥献媚笑道:“要不要我叫小弟去把她们拎来?”花痴方淫亵笑道:“那样就没味道了嘛!”j哥恍然:“还是两位大少有情趣...以后如果方便两位大少能不能在两位老人家面前美言几句?”花痴金看了他一眼嘿嘿道:“怎么?嫌小弟少了油水不够?”j哥赔笑道:“不是,不是,我是想能调到总堂去就近伺候两位大少!”花痴金得意笑道:“你心不小啊,进了总堂每年分红最少100万,想我跟我老头子说说?要知道,如果不是今天出来没带人,抽人也抽不到你们身上...”“那是那是~”j哥假笑:“大少能叫我们兄弟帮忙,是我们运气,什么100万分红是不敢要的,就孝敬两位喝茶...”两只花痴男相视一笑都觉得这个j哥知眉知趣的甚是满意。“j哥!小心!”j哥一惊,看到手持三角铁向他们冲过来的我。j哥嘿嘿狰狞的笑道:“这四个小子满硬朗的嘛!”手上翻出一把两尺多长的日式武士短刀“老子今天就叫你们开开红!”“靠”我急刹住,险些被武士刀刮到手臂,“妈的,用管制刀具。”我恨恨咒骂,还好这些家伙只是些不入流的混混,要不搞不好连枪都有。“老j,别搞死了!等下让我们来!”两个花痴男在一旁幸灾乐祸的笑道。靠!你们也不过是靠家里的势力关系有必要装的象老大一样吗?我眨眨被血迷住的眼睛,眼前一片通红,脑袋上的伤一下下的抽痛让我晕晕的,不知道是害怕还是紧张身体颤抖着,香港挂牌最新最快更新网站口中急剧呼吸喷出的热气白茫茫的。甩甩脑袋想让眼睛清楚一点, 九龙香港高手水心论坛精选刚一眨眼就看见j哥用刀向我手臂砍过来, 刘伯温精选资料二四六我大惊用三角铁挡在身边, 黄大仙精选资料二四六“吱~”的一声响起金属摩擦发出的刺耳刮响。“臭小子动作满快的啊!”j哥阴笑道。我斜眼看了一下虹彬他们,估计也撑不住了。心一横,狂叫着扑上去,j哥没想到我突然会发疯般扑过来慌急中用武士刀冲我捅过来,我一让左腿上巨痛传来,忍不住惨叫一声,低头一看j哥坏笑着从我腿里往外拔着武士刀。“啊~!”我痛极暴怒一把按住刀柄右手三角铁死命的往j哥握刀的手腕敲下去。“卡嚓~”脆响j哥手腕不正常的呈弧状弯曲起来,这下轮到他惨叫了,但是这一下也让我腿上的武士刀整个刺穿大腿,我痛的手足发麻,鲜血的腥味刺激着我的感官。我发狂的大叫,一把抓住跪在我面前捧着断腕惨嚎j哥的头发,手中三角铁眉头没脑的乱打下去,嗜血的兴奋感觉让我失去了理智,根本没有考虑到会不会搞出人命的问题。j哥的惨叫声已经渐渐停息,但是我疯狂的敲击并没有停止,铁器击打在皮肉上发出如同败革的“啪啪”声和敲碎骨头的“卡嚓”声让四周的混混惊恐的不敢靠过来,眼睁睁看着他们的老大被我打的不成人型。“好了!炅龙!!!”我被人一把抱住。“哇啊~~!!”我发疯般的挣扎,腿上的武士刀随着我的动作摇晃着,鲜血飞溅。“是我们~!”熟悉的声音,我冷静了点扭头一看是虹彬他们三个,三人全身是伤满脸是血。我的肺剧痛着过于急剧的呼吸让它承担不了,四周的混混惊恐的看着我们,两个花痴男被我近距离的血腥表演吓的两腿发软跌坐在地上发抖。我挣扎着从虹彬的怀里挣脱出来,看了一眼血肉模糊的j哥,向两个花痴男走过去。刚一迈步,腿上就痛的钻心,低头一看那武士刀还插在我腿上,鲜血如同泉水般涌出来,好象没有伤到骨头和大动脉,我狠着心握住刀柄慢慢的将刀拔出来。靠!真他妈的痛啊!我咬着牙齿痛的两颊抽搐。倒握着武士刀,拖着伤腿向两个花痴男挪过去。两人吓的涕泪齐流乱叫着“救命~!”“别杀我们!我们再也不敢了~!”“老大,我们错了...”之类的废话。虹彬捉着我握刀的手,低声道:“炅龙,别冲动,别搞出人命来~等下不好收拾!”我铁青着脸点点头表示知道。向虹彬三人施个眼色,我们四人围上去劈头盖脸的将两个花痴男暴打一顿,二人的惨叫凄厉惨绝,渐渐没了声息。靠,要不是老子腿痛,还要多踹两脚。四周剩余的混混呆呆的看着我们将他们的头目狂殴却不敢上前,这个时候打完了才知道回神,一个年纪和我差不多的混混带着哭腔道:“神~``神经病~``他们几个是疯的!!哇啊~...”精神受不了压力的狂叫着跑掉了。警笛在合适的时候响起,果然和电视里说的一样,结尾的时候必定会神勇的出现。听到警笛声,能动的混混飞一般的跑掉了,我们四人还在犹豫是不是也跟着跑,两个胖子轰然倒地躺在地上颓然道:“我们是跑不动了,哎哟~~估计骨折了...”义俊突然惊叫道:“啊~~~炅龙你腿上有个喷泉~~!!!”我晕~~身上一点力气也没有了,看见跑过来的警察眼前一黑什么都不知道了......。※麻烦:这一节很混乱而且写的极生疏,因为本人纯属良民,从不参加黑社会活动,所以对于打架,资料专区帮派,黑社会的概念都是来自与生活中的见闻和小说影视,很多地方都是硬蒙的,不对之处请各位大人海涵,也希望各位大人能给我点建议和资料,感激之情不胜泪涕!意识幽幽回转,眼前依旧是一片漆黑。我一惊,这是那里?“王~您的身体还没有恢复正常,这里是您的意识海里面,我在通过皇和您交流”我迷茫的回想,我和一群混混干架然后好象晕倒了。身体上的痛感并没有因为我还在意识海里面而减弱,反而痛的格外清晰。“王,我这就替您治疗!”银狄的声音回响着。“等等!我现在在那?”我挣扎从痛楚中挣脱尽量不去想它。银狄道:“您和您的同伴现在在你们称为‘医院’的救护中心...您休息一下,很快我就可以让您恢复健康!”我抵抗着神识阵阵的涣散感觉边道:“你不会一下就把我完全治好吧?那样别人会把我当成怪物的!”银狄的声音顿了顿道:“我知道了...”温泉水般的触感涌动在我的皮肤表层舒服的感觉让我的意识往意识海的深处沉去。头晕晕的,好象睡了太长时间后身体的那种酸乏感觉。“唔~”我呻吟着醒来,“醒了醒了~炅龙醒过来了~”还没睁开眼睛就听见身边一堆人在叫喊,我头疼的捂着脑袋。睁眼一看可心,茉儿,还有打着绷带的贱男三人组,围在我身边乱叫乱跳。我低哑着声音道:“你们在干什么?”茉儿眼泪汪汪的道:“龙龙,你昏迷了三天了,我还以为...我以为...”忍不住趴在我床边哭了起来。我笑了一下,用手拍拍她的脑袋道:“你怎么又叫我那个难听的小名!我又没死,你哭什么啊!”翻身坐了起来,一边的护士惊叫道:“你还不能起来!等下身上的伤口崩裂了!咦~??”她看见我随意的活动着身体骨骼发出“叭叭~”的脆响,惊讶的盯着我。我活动了一下睡了几天的身体发现身上的伤除了表皮看起来有很大很恐怖的伤口外,体内已经完全没有什么问题了,暗想外星人的医疗技术实在是比地球人高明太多。“阿龙,你还是躺下来好不好?”可心软语相求,看见她们担忧的样子我只好靠坐在床上。我看了看同样一身病服的三人组,他们满脸的创可贴,虹彬手上还打着夹板,看来伤的也不轻。看见他们的样子我突然觉得满好笑的问道:“那天后来怎么了?”虹彬无奈道:“还能怎么样,以聚众斗殴的罪名把咱们都给逮了,不过后来查清楚后证明我们是正当防卫就给我们做了个笔录就没事了,但是那些个家伙就惨了被你打的要死不说,还被送到了法医院。估计好了后要住几天‘渡假村’学校也派人来了解过情况了叫我们休息一段时间,还把我们暴训了一顿,就你最爽什么都不知道!”虹彬苦着脸抱怨着,逗的我呵呵笑了起来。“但是,现在有一点麻烦的是,那两个家伙的背景不简单,好象是城西大帮派的大少,那边放话出来说要给我们好看。但是我和胖子们找本地的老大出面抗下来了,就是怕你两个妹妹危险,那两个垃圾背景太厉害学校不敢把他们除名,一旦他们回学校可能会出事...”虹彬担心的说道。我皱紧了眉想了想道:“可心茉儿,你们最近也不要去上学了,先在家里休息几天,等事情稳了再去学校!反正你们的学科绝对没有问题申请在家复习也是可以的。反正是高中最后一个学期了,老师也不会太严格,剩下的复习只能靠自己。”茉儿可心点点头表示知道,茉儿道:“那阿龙你呢?”我想了想道:“我问题不大,了不起在家躲一段时间...”想起家里那个“老外”他总不至于让我挂了吧。想起银狄,我突然觉得应该和他们说说这件事情,正准备开口,义俊突然道:“我说炅龙,你那天是怎么了?”我一楞道:“什么怎么了?”虹彬三人邪邪一笑,虹彬道:“平常怎么看都都象只瘟兔子一样,跟人话都不怎么多说,怎么那天那么神勇啊?害我们还担心半天!”义杰也笑道:“是哦,你是不是还有我们不知道的事情?没想到你身手那么好!难怪以前拉你去道馆你不去呢?”我微笑着看了他们一眼,想起以前刚转学到现在学院的时候他们几个缠着我入伙的事情。那时高中一年级的时候,我因为在城东的学院发生了一些事情不的不转学到城西这边的学院来,那时性格比较暴躁,不怎么爱搭理人,为了不给身边的关心我的人惹麻烦一直都对旁人很冷淡。但是当时却碰上了一个公母不分的徐虹彬整天的缠着我,被差点阉掉后他才认清事实却因为和我脾气蛮对味的成了朋友,接着又认识两个胖子,他们便成了我在城西不多的几个朋友之一。茉儿得意的道:“哼哼,你们不知道吧!炅龙以前可厉害呢!要不是发生那件事情,他才不会从城东的贵族学院转学到你们这个二流学院来呢!”被人说成二流学院学生的三人组无话可说的互看了一眼。虹彬有点惊讶的道:“炅龙以前是念‘肥羊府’的吗?”他们三人和不良少年混的多了,将他们的一些专业术语也学会了,对于这些不物正业的混混来说贵族学院的少爷们是他们最主要的经济来源。三人好奇我在城东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又知道我是绝对不会说的,于是缠着茉儿可心又磨又泡。“不准说!”我低吼,那件事情可算是我最大的耻辱,怎么能被这三个大嘴婆知道!茉儿可爱的吐吐粉粉的小舌头藏到可心背后。被我威胁的两个丫头似乎还是经受不住敌人的诱惑,她们以十顿麦当劳加五张游乐园门票的价格将我给出卖了。茉儿一边偷偷的瞄我的脸色一边嘻嘻哈哈将我出卖:“阿龙从小就和赵伯伯(炅龙养父)一样脾气古怪,不喜欢别人对自己说三道四,加上阿龙从小就知道自己的身世并非赵伯伯亲生,所以性格比较孤僻不太爱亲近人。”靠,我又不是自闭儿,只是不喜欢和人交往也有错?“阿龙小时侯又长的太可爱了,所以从小学起,就有人开始取笑他的相貌和身世,他暴躁的脾气就是从那时侯开始的。每次别人嘲笑他的相貌和身世,他就象疯了一样和人家拼命,非打的人家跪地求饶不可,搞到后来人家都怕他,所以阿龙也没什么朋友...”茉儿怜惜的看着我。我气鼓鼓的道:“如果你再往下说我就把你上次打破你老爸热带鱼缸的事情告诉你爸!”茉儿得意的笑道:“拜托,那都有好多年了,我老爸呢把我怎么样啊!我才不怕呢!”可心微笑道:“从初中到高中,阿龙一直是全校最耀眼的一个人,不但是从小学一路打架打上来的,而且学院附近的不良少年都被他打怕了...”“不会吧?”虹彬惊讶道:“这家伙怎么看都不象是个不良少年啊!”可心笑道:“不是的,你误会了!阿龙不是跑去当不良少年才和人打架,而是那些不良少年跑来‘调戏’他才会打起来...”“调戏???!!”贱男三人组象发现了新大陆一样惊呼。茉儿嬉笑道:“是呢,那时侯阿龙长的太秀气了,人家都以为是他是女孩子,见他可爱都跑来和他搭讪,结果阿龙经常二话不说就开扁,很多小混混都吃过他的亏。高一的时候阿龙和我们同校,都是念那所贵族学院,上下学的时候他又不愿意坐我们家的接送车总是自己走回来,遇到这种事情机会就更多了”“他经常和一群人群殴就算一个人也死不认输,所以老是搞的一身血的回来,打到后来人家小混混都被他打服了,看见他衣服上长期带血,给他起了个外号叫‘血太子’...”“靠!没想到你以前这么牛b啊!”义俊张大了嘴。“那和他转到我们学校有什么关系啊?”义杰奇怪道。“这不就要说了嘛~!急什么!”茉儿瞪了他一眼,义杰干笑着抓抓脑袋。我已经放弃了阻止她们大嘴巴,这两个丫头片子!我一定要报复~!!你等着把,看我不把你上小学还尿床的糗事抖出来!“一般碰到一些小混混到是没什么问题,可是那次阿龙好死不死的碰到了城东学院附近的少年帮派的老大。听说正好也是我们学院的学生,可是从来没去上过课所以也不认识阿龙。但是那次正好碰到阿龙回家,那个不良老大见阿龙长的可爱...”可能是觉得有杀气袭来茉儿的口气急剧转换道:“...长的英俊非凡,不但想劫财还想劫色,趁阿龙走到僻静地方的时候,几个人用布袋将阿龙装了起来送到那老大的别墅,那个色老大还在那里做美梦,蛮有气势的脱光了衣服在床上等着...”茉儿说到这里有点不好意思的吐吐舌头,偷偷看了我一眼,见我好笑的看着她胆子大了点又道:“结果阿龙当场就发飚了,也不管人家有十几个人,冲上去就把那个老大踹翻在地。后来对方十几个人都带伤,阿龙被打的血肉模糊的爬回来。”“嘻嘻~对方那个变态老大最惨~!被阿龙命中要害,差一点就变成了了太...唔~...”茉儿被可心羞红着脸捂住了小嘴。两人“咭咭”笑着滚做一堆。义杰好奇的问道:“变成什么了?”虹彬不耐烦的把他拱到一边道:“你说命中要害会边什么?太监啦~笨!”二女飞红了脸笑起来。虹彬追问道:“后来呢?哪个太监老大改不会就这样算了吧?”茉儿笑道:“过了一段时间,阿龙带伤到学校去上课,一进学校就被那伙人截住了,原来那老大是校董的宝贝儿子,当下阿龙就被叫去校长办公室,之后我就不知道了,只听说阿龙在里面好象又干了点什么,弄的那老大又进了医院,阿龙也被暴跳如雷的校董威胁校长给开除了,实际情况阿龙一直不肯和我说。”“要不是胡律师伯伯阿龙可能要进少管所了。由于怕那些人再报复,我和可心的爸妈就帮阿龙卖了城郊的别墅,让他独自到这么远的地方来上学,城西这边有赵伯伯给阿龙留下的房产所以他也就转到了你们哪个二流学校。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不肯去我们学校读书,说什么也不肯上贵族学院了!”两个胖子笑眯眯的道:“大概和我们是一样的原因!私立学院比较自由,不会象贵族学院那样管的那么严。”虹彬不屑道:“你们两个自己懒惰也就算了,还以为别人也跟你们一样啊!”胖子们反唇相讥道:“你也好不到那去,你还不是因为追女孩子追到我们学校的!”靠!怎么都是这么无聊的理由啊!三人突然把枪口对向了我:“老实交代!你在校长办公室到底干了什么?”我微微耸肩,反正他们也知道的差不多了我也不不打算保密了“没干什么,只是用校长办公桌上的一只金属烟灰缸玩了一次强力投靶而已。”“强力投靶?”众人皆呆。我嘿嘿笑道:“当时那家伙坐在轮椅上,两条腿分开架在两边的架子上看上去满象个‘m’的,中间那条‘腿’上面还裹了厚厚的白布,怎么看都象是十分顺手的靶子,我就...当时他的叫声真好听,狼都没他叫的那么悠扬!”我和三个家伙心照不宣的放声狂笑,茉儿和可心羞怒的大骂我们是色狼。“说起来,”义俊贼笑道:“以前好象也有个人在炅龙刚转校到我们这边的时候对他做过类似的事情哦!”义杰也嘿嘿笑起来,不住往虹彬两腿间瞄去。虹彬夹紧双腿脸色发青的道:“还好我当时动作闪的快,这小子的撩阴腿功力非比寻常!”众人暴笑起来。虹彬笑够了后道:“那怎么自从你转到我们学校后就变成了乖乖小宝呢?从来没看见过你和谁发过飚?除了我那次!”茉儿得意的笑道:“那可是我和可心的功劳哦,自从阿龙一个人搬到这里来住后,只有个张大婶一周来一次帮阿龙收拾房间打扫卫生。我和可心的爸妈不放心阿龙一个人,所以我和可心就自告奋勇的搬到城东的别墅来住,就近照顾阿龙,随便看着他不让他闹事!”“有没有搞错!你们两个来照顾我?是我照顾你们吧?还好意思说我闹事,这次如果不是你们,也不会出现这种情况了!看你们完全就是找借口逃家,自己出来住比较好玩!”我不满的揭她们的底道:“我是不想让伯伯伯母担心才安分守己一点的”。茉儿强词夺理道:“我们有经常老帮你做饭啊,要不你老吃泡面和速食迟早变成木乃伊!”我为难的道:“但是我吃你做的饭估计还活不到变成木乃伊啊~...”“你说什么???”茉儿柳眉倒竖,一巴掌拍在被子上,其他人哈哈哄笑。只有我脸色发青的看着她放在被子上的纤手,那下面正好是我的腿...那个位置正好是被j哥捅了一刀的地方,虽然已经没有大碍但是皮肉之痛还是有的,我抖动着嘴唇欲语无声,两眼一翻往后便倒。“啊?炅龙!?”“医生!医生~~!”“出人命啦~快来人啊~~”

  ⊙记者 马婧妤 ○编辑 孙放

,,香港六合一句中特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