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你叫我到那去失恋!?再说

点击量:186   时间:2020-06-05 03:41
整整一上午,我都在那胡思乱想,却又说不清自己在想些什么,昨天发生的事情我到现在还是有点不敢相信。混混忽忽的蘑菇到午休时间,发现我已经发呆了很久了,摸摸没吃早餐饿的怒吼的肚子决定去解决一下。在中午这一段满长的时间似乎是校园最热闹的时段,可以乘机补眠,可以和死党疯闹,甚至可以溜出校门去美餐一顿,校内餐厅的伙食和大师傅的手艺实在让人痛不欲生。等我发觉站在大街上时,我已经离开校园好远了,我都有些纳闷我是怎么走出来的,学校规定是不可以午休时间离开学校的。今天校工放假吗?不然怎么好心放我出来?管他呢!既然出来了就去美餐一顿吧。我举步向不远处一家在这附近小有名气的餐饮店走去,这家离学校有些远又不太远的的店,是不少学生最喜欢来的地方,东西便宜又好吃不说,最主要的是环境幽雅,很符合学生们的身份,还起了个别致的名字“缳雅聚”。它好巧不巧的正好处于附近几家学校的中心交集处,占足了天时地利人和,绝对是个学子们开小差的好地方。刚刚迈腿,便闻有人叫我的名字“炅龙!!”我回头一看是徐虹彬,王义杰,王义俊我的三个死党。两个胖子气嘘嘘的的追上来搭着我的肩膀埋怨道:“你个死家伙真没良心!开溜也不叫我们!”义杰笑眯眯的道:“你还真嚣张,大摇大摆的从校工鼻子底下走出来了,该死的他居然没看见你!nnd他的大门是怎么守的?”“是哦,我们可没有你那么猖狂,费好大的力气才翻墙出来的,”义俊吵吵着:“嘿!你今天怎么了?好象比徐大情圣还魂不守舍?”我一怔,望向一路“晃”过来的虹彬的确是一副失魂中的状态。我好笑的伸手在他面前摇晃道:“魂归来兮,魂归来兮哦~!”他“啪”的拍掉我的手两眼上翻一副悲苦的模样。我奇道:“他怎么了?”“那还用说!”义俊捉狭的笑道:“我们风花雪月诗皆能,琴棋书画具皆通,人见人爱玉树临风的情圣哥哥刚刚告别了他人生的第28个春天...。”我憋笑着拍拍他的肩膀道:“好了恭喜你又放弃了一棵小树苗重新回到了森林!”义俊恶毒的道:“被人甩了就是被人甩了,用不着这么好听吧?”用充满杀气的眼神将胖子吓跑后虹彬做作的长叹一声,我呵呵笑道:“好啦,革命尚未成功,同志还需努力!国父革命尚有十次,失败一次不算什么!”义俊在一旁讪笑道:“昨天是他第28次哦,不只10次了...”“我们代表月亮~消灭你!!”为了不再刺激虹彬我和义杰大义灭亲的将义俊狂殴在街前,虹彬一边悲伤的仰望天空,一边用脚狂踹义俊的要害。义俊爬起来哭丧着脸道:“这个世界已经没有公理了!我只是阐述一个事实...”“我要杀了你!!!”只听一声狂吼,两个人影消失在滚滚尘烟中,我啧啧惊叹义俊那么胖的体形居然能跑出13.83/秒的速度来。义杰用手达着凉棚遥望了一眼消失在远方的人影闲闲道:“走啊~饿死了,不知道今天缳雅聚有什么特价菜哦。”说着向前晃去。我看着他们的背影不觉露出微笑,只有和他们一起的时候我才会抛去烦恼。到缳雅聚找到座位坐下后,见到的是闷闷不乐的虹彬和满脸淤青的义俊正在那里放声狂嚼,我满佩服虹彬的,他能够一边用惊人的速度狂嚼食物一边还保持忧郁的表情。基于他们吃相对于普通民众的杀伤力,我环顾了一下四周看情况决定是否换张桌子和他们保持距离,结果看到四周客人向我投来怜惜的眼神...我狂汗,希望他们不要在想什么“一朵**插在了三坨**上”之类的东西。我靠,我看了看自己的衣着,早知道今天就不穿这种毛茸茸的白色羽绒衣出来了,太小孩气了不说还容易让人误会,觉得没脸见人的我将脸埋在菜单中。“唉~~~~~~~~~!”虹彬终于抬起他油光闪闪的嘴和波光闪闪的眼睛向我楚楚可怜的瞄来,我差点被刚放进嘴里的一只奶油蛋塔噎死,暴锤着胸口痛苦道:“老大,你能不能别用那种表情,又不是我抛弃你的!”看见他忧伤的表情,只有安慰道:“俗话说的好,天涯何处无芳草,何苦单恋一支花,想开点吧,老兄!”义俊义杰在一旁落井下石的闷笑道:“这句话你已经说过28次了!”。我瞪了他们一眼,也贼笑道:“以你气死牛德华,吓死蟑国荣的面容,媲美阿诺屎挖性格和死泰龙的体格,以及风雅不俗的谈吐,博大精深的见闻,超过英国贵族足以迷倒众生的气质,还怕找不到第29个春天!?振作起来,同志,无数的少女还在等待你的身影...”看见两个胖子大嘴里咀嚼的东西有喷出来的趋势,我急忙停下了我的奉承。义俊象是在挖苦般的安慰道:“以你白马王子的形象,上街一甩头发,最少一个加强排的mm会晕倒在你的西装裤旁...”义杰不愧是义俊的兄弟嘴巴都那么刻毒:“我觉得他还没有丑到能吓晕mm的程度耶,老哥...”“靠!”虹彬终于受不了的发作了:“你们这些没良心的!每次都吃我请的大餐, 香港内部免费一波中特还说这么毒的话来刺激我受伤的幼小心灵, 一码中平特资料好啊~我决定了, 香港彩坛一肖中平特从现在开始停止提供美食和一切娱乐活动!”我们当中家境最好的就是虹彬, 香港一肖中平特公式身为富有家族小开的他经常负责我们这些死党的活动经费,到不是有什么显摆的意思,也不是我们其他人特别穷,只是特别豪爽的虹彬经常会抢着付帐。两个胖子大惊失色的连忙巴结着愤怒的钱包,哦,不对!是愤怒的虹彬。微笑的看着他们笑闹,我脑袋里考虑要不要把昨天晚上的事情跟他们说。虹彬一脸瘪样的道:“你们就会伤害我的自尊心,为什么你们就从来没失恋过?”“失恋?”我和两个胖子愕然道:“我们也想啊!”我呵呵笑道:“失恋?我们连女朋友都没有,你叫我到那去失恋!?再说,凭咱们的感情,我们有女朋友你会不知道?”。虹彬恨恨的道:“那为什么你身边总是有一堆让人流口水的mm?”“有吗?”我努力回忆着,皱着眉头道:“我怎么不记得?”“呕~~麦嘎~~”3个贱男在那里发骚“你真是太目中无人了!”。我呵呵笑道:“可能是我人缘好呢?”“p~~”虹彬一脸鄙夷的道:“就你那冰块德行,见谁都象欠你钱似的,你还人缘好呢,学校的男生除了我们你还认识谁啊?”“真的哦~”我努力的回想着,好象真的和其他人不熟的说。因为自小习惯与对人冷淡所以我朋友不多,除了这3个怪胎我还真没什么朋友了,再者因为我脾气不是很好所以得罪了不少人,所以一般人也不太敢和我太过接近,怕受到牵连。如果不是这3个在这里小有势力的家伙,我想我可能要吃不少亏吧。我考虑着道:“那就应该是我对女孩子比较温柔,比较有亲切感吧!”义杰拍着脑门道:“我晕!你都不鸟人家女生,你还算是有亲切感?”义俊嬉笑道:“你知道你在其他年级和班组的外号叫什么吗?”“叫什么?”我好奇道,不太关心和自己无关事情的我对这些八卦真是一无所知。“男的叫你‘冷面小妞’女的叫你‘冰块王子’”义俊大笑道。我皱起眉,我最不喜欢别人拿我的容貌开玩笑,这些人真是欠扁。义杰在一旁嘀嘀咕咕道:“你能有什么亲切感,只不过你的脸让她们没有危机敢,才会落入你的魔爪罢了!”“说什么?”他小小声还是被我听到“你皮痒痒是吧!?很好,正好我好久没大肆活动筋骨了!”他挑衅的冲我做着鬼脸。“不管了!吃东西!今天我请客!”虹彬叫道。乐的两个胖子大叫道:“侍应mm,再给我们追加4人份牛肉通心粉,大份哦,还要24个草莓蛋塔,4个巨蛋可乐,再给我们每人2个葱煎荷包蛋,新闻资讯要嫩点的!!!”看见侍应mm手忙脚乱的记着他们叫的东西和桌子上已经堆满的盘子,我用手捂住额头,希望没有熟人看见我。我准备趁这个空闲将昨晚的事情讲给他们知道时,双眼一黑,眼睛被一双温温软软的手捂住,一个甜甜的声音响起:“猜猜我是谁?”我嗅嗅身边的香味道:“别闹!”拉下蒙住我眼睛的小手,敢和我开这种玩笑的女孩只有我的2个青梅竹马。回身一看两个明眸皓齿清甜可人的美丽女孩站在我的背后,她们身后似乎各站了一位端满餐盘的可怜男士。端着一杯珍珠奶茶的长发女孩叫蓝可心,站在我身后穿着紧身牛仔裤展现出一身完美曲线的女孩叫做李茉儿,她把自己一头靓丽的秀发修剪成超薄的短发,看上去格外的俏皮可爱。她们两是我从小的玩伴,名义上应该算是我的妹妹。“来,坐。”我替她们拉开椅子,见怪不怪的看了一眼三个死党目瞪口呆的101表情。(以前看书的时候我一直不明白101表情是什么意思,原来是这样滴→-o-呆ing~~~``)谁看到她们两个都这样,她们可是附近贵族学院的镇院之花呢。茉儿精灵可爱,俏皮逗人,可心温婉淡雅,娟秀伊人,都是难得一见的美人胚子。不过被她们天使般的外表所迷惑的人们却不知道在她们美丽外表下的顽皮个性是多么难缠。“你们也是跑出来吃午餐的?”我一边问她们一边冷眼打量旁边两“只”正盯着我死看的雄性动物,不知道我对这种眼神很反感吗?还象个白痴一样,想追我妹妹?零分!我还没开口说话,其中“一只”嬉皮笑脸的道:“茉儿,这位美女是你朋友吗?不介绍给我们认识吗?”美女?我:“......”李茉儿:“......”蓝可心:“......”徐虹彬:“......”王义俊:“......”王义杰:“......”莫名其妙的“两只”:“怎么了?我说错什么了吗?”他发现其他人的眼神象看怪物似的盯着他。我靠,就算我长的有那么“一点”秀气,可是起码我的嗓音还是满磁性的吧!有可能搞错吗?这家伙听我说了这么半天的话还没搞清状况,神经也太大条了吧?“对不起,请你看清楚一点,我是个男的!!”我压着火,瞪着他道。“两只”惊诧的看着我,一副不相信的表情。我怒视了一眼快要憋笑憋到内伤的贱男三人组,冷哼一声坐了下来,毕竟是可心她们的朋友我也不好发脾气。“不好意思,嘿嘿,我们没有什么别的意思...”“两只”赔笑着。我淡淡应了一声没有理他们,他们到是不客气的自己坐下来。我靠我有请你们坐吗?茉儿笑嘻嘻的挽住我的手臂撒娇道:“他们是我们学院高年纪的学长啦,不用理他们!对了,炅龙,今晚我和可心去你家睡好不好?可以让你吃你爱吃的甜点哦~~``”说着闪动她的电眼诱惑着我。“不用了!”我一口拒绝道:“你们两个上次来,折腾我一晚上!我那应付的了你们两个!?再来我就真的挂了...”蓝可心:“......”徐虹彬:“......”王义俊:“......”王义杰:“......”“两只”:“!!!!!!”可心满面绯红的娇骂道:“你们两个说的什么呀~!”我和茉儿看了神情古怪的众人一眼,愕然的相视。什么啊?我说的是上次两个调皮鬼为了学校社团的事要我帮忙做了一通宵的苦力,他们想到那里去了?我们还没成年呢,再说这两个丫头跟我一起光屁股长大的,我至于对她们有兴趣吗?我突然看到茉儿眼中闪动着顽皮的光芒,知道她又想恶搞了。看着黏在我身上的茉儿,我顽心大起表情无辜的道:“怎么了?我没说错啊?对吧!”我问茉儿道,茉儿盯我一眼,也不说话突然将小脸藏进我的怀里。晕,这招真绝,连话都不用说就什么都明白了。可心突然满面娇羞的锤了我一下娇嗔道:“那也不要说出来嘛~```”我晕,这两个小妖精不愧是整人的天才,真会演戏。真是i服了you的!“两只”的其中一只突然愤怒的站起来大声道:“茉儿!这个娘娘腔的家伙和你是什么关系!?你怎么和这种人混在一起...”“啪~!”清脆的掌掴声响起,我冷着脸收回发麻的手掌,顺手将纤手举在空中还在发呆的茉儿揽在身后,冷冷的对还坐在地上发晕的一只花痴男道:“给我把嘴巴放干净点!”被打蒙了的那只花痴男暴怒的跳起来挥舞着拳头向我冲来,和他一起的另外一只一把将他抱住低声道:“冷静点!”我不认为他是这样冷静和讲道理的人,但是他身后满脸邪笑“嘎巴嘎巴”捏着指骨的义杰义俊虹彬三人却给了他冷静的动力。他一边努力抱住暴怒花痴男,一边阴森道:“茉儿,可心,你们太让我们失望了!没想到你们和这种垃圾混在一起!”可心冷着俏脸道:“叫人垃圾的人才真正垃圾!还有谁同意你叫我们名字的!我们和你们又没什么关系你凭什么用这种命令的口气和我说话!”茉儿愤怒的瞪着他道:“你们才不是什么好人!以为自己家里有点臭钱就是上等人了?整天胡做非为!你们还不是对我和可心有所企图才整天缠着我们!难道我们要和你混在一起才是对的吗!要不是想整你们才不要和你们出来呢!”花痴男抹去唇边的血迹狰狞的道:“臭小子,你叫什么?老子和你没完!有种的留个名字,老子保证你舒爽!!”我不屑的笑道:“我叫炅龙!就是前面学院的,扁你的确很舒爽,欢迎再来!”“有种给老子等着!”“两只”放着狠话愤愤的离去。“没事没事,私人恩怨,不好意思打搅各位!我们马上离开!”虹彬安抚着餐厅的食客和侍应掏钱付了帐拉着我们离去。我皱着眉头道:“你们两个搞什么?跟这种败类走这么近!”茉儿可怜兮兮的玩着手指道:“他们是我们学校的两个花花公子,仗着有钱经常玩弄女生,可心的一个朋友就吃过他们的亏所以...所以我们就想整整他们嘛~~”“你们知不知道这样很危险!还想整别人?你被人骗去卖了都不知道!”我瞪着一声不敢吭的可心和茉儿。“人家那有那么笨...”茉儿小小声的抗议。我喝道:“还敢说!”吓的茉儿躲到一样被我吓到的可心背后。虹彬赶紧打圆场道:“好了好了,以后不要玩这种游戏了,这个社会不是象你们想象的那样简单的!她们也吓的够呛你就别吼她们了。”义杰好奇道:“炅龙,她们不会真是你马子吧?以前怎么没听你说过?”我瞟了他一眼道:“这是我妹妹,有三只黄色的狼老是在我旁边出现,我敢以前说吗?”义俊好奇道:“炅龙你不是独子吗?怎么会有妹妹?”我笑笑道:“以后有时间在和你们说好了,现在我要送她们回学校!你们不用等我了先回去上课吧!”贱男三人组异口同声的道:“保护美女是我们三贱客的义务,请陛下务必将这个光荣而神圣的任务交给我们!”说完还行了个抱胸礼。我晕,真想扁他们,茉儿可心却被逗的咯咯直笑。没有办法只有一群人向茉儿他们的学院方向走去。可心担心道:“刚才那家伙在学院是出了名的爱报复,会不会有什么问题啊?”我微笑道:“我想以你们父母的势力和人脉,在学校里面应该他不会对你们怎么样,但是出了学院就不好说。所以你们最近最好乖一点,放学后不要乱跑就好了,避免他们找你们出气...”茉儿生气道:“那个坏东西只不过是个花花公子,能把我们怎么样哦!我才不要怕他!”虹彬嘻嘻笑道:“为了保证两位美女的安全,我决定从现在起贴身保护你们!”他自得的大笑道:“我可是有背景的人勒!哼哼哼...”众人巨汗,那有这样说自己的,难道他以为有背景是一件很光荣的事情吗?这家伙还有两个胖子跟附近不少不良学生帮会的人关系不错,虽然一般不参加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但是也不是什么很光荣的事情吧?当自己是古惑崽吗?港剧看多了吧你!我狐疑的瞄着他道:“我怎么觉得你好象更危险?警告你,不要对我妹妹起什么花花肠子,要不我就阉了你泡大补酒喝!”虹彬急忙分辨道:“喂,炅龙你也太不给我面子了,我又没有怎么样...”胖子杰贼笑道:“情圣,你今天好象才刚...呜~~``呜~~``”被虹彬一把捂住口鼻的义杰面色发紫的挣扎着,义俊见状急忙拯救自己快被人闷死的胞弟,却被虹彬小声威胁道:“你们两个要是今天敢拆我的台,我就找你们要一年份的欠帐,你们应该还记得借了我多少钱没还吧?”已经翻白眼的义杰抽搐着点头,可怜的欠债二人组,真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呢。茉儿可心的学院离餐厅不不十分远,众人说说笑笑一会便到了。义俊啧啧道:“我靠,不愧是贵族学院哦,比我们学院气派多了,连门口的校工老头都这样牛b闪闪的哦~”他指着正在拦住一些校外人士检查的守门校工,看来贱男三人组想进去逛逛看漂亮妹妹的计划破灭了。茉儿道:“炅龙,那下课了我们就去你家住哦,要不晚上我们会害怕的...”我点点头拍拍她的脑袋道:“放学了记得早点离开,直接坐车去我那好了,我觉得那两个家伙不象是会善罢甘休的样子。”二女乖巧的答应着。扯着依依不舍的三人组离开,他们羡慕的道:“炅龙你真幸福哦,有这样两个美女和你住在一起...”我骂道:“你们这些败类,净是些肮脏思想,她们两个是和我一起长大的妹妹,难道你以为我会对她们做些什么?她们的父母和我养父是世交...”义杰淫笑道:“又没有血缘关系怕什么,搞不好你是为了近水楼台先得月...”靠!找死~看我的猴子偷桃~!

,,王中王心水冰坛资料精选